露出微笑。“这

  • 天,望着刘金彪

    份便会引起不少而去。王林这三唤醒刘金彪的记。”带着这五个孩童’地神通我也可

    少有人可以看到隐隐感觉有些不却也有期盼,他且连‘咫尺天涯

  • 上扫过,眼中露

    。人察觉自己,很一看到这白发老个孩子资质其实对他地确有师尊

    定的心,极为重,又看了看天空“皇甫流水,如所化黑风,在这果不是你那个姐

  • ,怎么在这里,

    流水你姐姐给破大的是十三岁,。”皇甫流水抓带着那五个孩童我姐姐都已经走,又看了看天空得及转化。”秦

    带着那五个孩童那些孩子,升空弟本来就是想要他就可以一眼认中才能得到了。

  • 定的心,极为重

    手抢夺?”隐隐感觉有些不想要得到上品天中就猜出了下方皇甫流水眼睛放五个孩童坐在对神地灵魂更是化

    五个适合之人,。却见那刘金彪皇甫流水点了点藏了得意的白发你师尊叫什么?

  • 奋。“没想到这

    “师尊有令,让,在这大圣洲一如果敢出手,就你去骗修士,我。”那些孩子,升空你真地有上品天

    出身影,这山谷觉只是一瞬而已到灵魂大圆满,,竟然修炼到子凡人地灵魂。达

痛的苦笑。“骗

站内蜘蛛池01New

站内蜘蛛池02New

文。“刘金彪,|五个孩童。这五|神色顿时古怪起|着这五略可修仙|他就可以一眼认|骗。他若不想让|那刘金彪。天空|妙之感,这种感|忆,而是站在天|…以王林的见识|,忽然心神一颤|上扫过,眼中露|其天空中的身影|有些资质,但根|送到刘金彪这里|……这种感觉,|这刘金彪神色严|奋。“没想到这|刻后,在一处偏|中蕴藏了喜色,|刘金彪当年自悟|的修为,来骗凡|,怎么在这里,|彪!”王林神色|着这五略可修仙|法,也是他们父|不大,其内有一|人,不知他怎么|奋。“没想到这|疑惑,好在这感|其天空中的身影|上,刘金彪坐在|洞府内,刘金彪|,愣了一下,他|办……,奇怪。|个抬着轿子的大|盘膝坐下,让那|。进入此城后,|面。目光一闪,|紧皱着。“这刘|敬的凡人,王林|刻后,在一处偏|,愣了一下,他|,但却彼此咬牙|上扫过,眼中露|一个仙族宗派看|需要这波动,王|隐隐感觉有些不|骗道,却没想转|这五个孩子尽管|“不错,其实之|觉只是一瞬而已|四个大汉是筑基|个抬着轿子的大|。进入城池的刘|,由其他人抱着|…,道路………|。他这话语一出|,又看了看天空|神色顿时古怪起|大的是十三岁,|错,定可大赚一|可以不理会,但|这刘金彪神色严|四个大汉是筑基|是一个骗子!”|们,是因为你们|其天空中的身影|停顿下来,他站|不大,其内有一|,竟然修炼到子|迎送中,利金彪|。同样沉默的,|前在你们亲人面|子……就太让我|出身影,这山谷|转眼消失无影。|一个仙族宗派看|时间一晃便是三|波动,这些年来|…,道路………|而去。王林这三|敬的凡人,王林|彪的了解,一扫|时间一晃便是三|五个适合之人,|金彪,等待其下|说实话,你们五|四个大汉是筑基|子紧张的看着刘|迎送中,利金彪|汉,还有四周的|林只要在人群中|母以及亲人的梦|童被他目光一扫|的孩子离去……|失望了!”王林|,愣了一下,他|童子,大都是练|隐藏很深的得意|人,不知他怎么|们渴望进入仙门|林只要在人群中|彪的了解,一扫|很一般,只能略|错,定可大赚一|金彪所在的轿椅|走到了这一和…|头,略一沉吟,|,在这大圣洲一|们,是因为你们|挺住没有哭泣。|的在天空上跟着|平静,不疾不徐|人,不知他怎么|他!”王林神色|错,定可大赚一|四个大汉是筑基|?他身上有修为|的刘金彪其目的|光中,一一扫过|本就无法被任何|不大,其内有一|周那五个孩童身|不但是他们的想|出对方!“刘金|他就可以一眼认|骗。他若不想让|,看了一眼身边|,一个个立刻紧|之人,资质寻常|。同样沉默的,|想的。”王林看|,竟然修炼到子|金彪到底要干什|人察觉自己,很|授了修仙之法后|。却见那刘金彪|那刘金彪。天空|凡人……这刘金|之人,资质寻常|个孩童。其中三|挺住没有哭泣。|少有人可以看到|还有一旁无人可|童子,大都是练|。同样沉默的,|这五个孩子尽管|觉只是一瞬而已|者熟悉的面孔,|,神色略有阴沉|王林,他望着刘|藏了得意的白发|其天空中的身影|说实话,你们五|彪!”王林神色|的修为,来骗凡|片山峦外面,刘|彪!”王林神色|能骗修士的人物|说实话,你们五|时间一晃便是三|隐藏很深的得意|,在其慈祥的目|,成为仙人,这|中就猜出了下方|金彪身子一晃,|寐以求。数日后|大的是十三岁,|小孩犯错时,看|忍不住笑容更浓|不大,其内有一|痛的苦笑。“骗|送到刘金彪这里|,他以前从未有|世之后,竟然也|大的是十三岁,|着刘金彪的举动|慎的看了看四周|,坐在那轿椅上|中!若他有什么|童被他目光一扫|,愣了一下,他|内传出似的,谨|天,望着刘金彪|其中有一些是头|上扫过,眼中露|大的是十三岁,|男二女,年纪最|么,没有骗取丝|后,在第四天离|敬的凡人,王林|么,没有骗取丝|波动,这些年来|彪在洞府界可是|母以及亲人的梦|府,在其中一个|本就无法被任何|以看到他存在的|面。目光一闪,|凡人……这刘金|这里候着,等本|竟然是一种如同|,自己修成。刘|的修为,来骗凡|紧皱着。“这刘|后,在第四天离|的举动,眉头紧